Clarinet faculty Xiangyu Zhou Clarinet faculty Xiangyu Zhou

为期三周,在国内八个城市进行的天津茱莉亚学院首届大学预科课程现场面试结束了。期间,面试之外,来自世界各地的天津茱莉亚教师团队还带来了精彩的室内音乐会和大师课。在这个过程中,老师们即惊叹于孩子们的音乐才华,也发现了一些普遍存在的问题。单簧管教师周相宇将通过这篇手记来分享他的观察与思考。


周相宇

研究生部 单簧管 
大学预科部 单簧管

 

天津茱莉亚学院首届预科学生的入学面试顺利结束了。为期三周的时间里,我们在深圳、广州、上海、青岛、北京、天津、武汉和成都这八座城市,不但聆听了上百名国内外琴童现场演奏,还在每一座城市都面向当地市民举办了免费的演出和公开课。通过这些活动,让更多的人认识了天津茱莉亚学院,领略到了学院教师在舞台上的风采,也体验到了学院教师各具风格的授课模式。

 

关于面试:学生需要科学的方法提升练琴效率

作为一名管乐的老师,我听了所有木管和铜管考生的面试演奏。国内的管乐,尤其是普及性的管乐教育还是存在一定的不足。从演奏情况来看,学生的不足并不体现在无法完成高难度的作品,相反,学生演奏的作品完全符合甚至超出了预科考试规定的作品难度。而学生的不足往往出现在基本的演奏要求上,比如发音的呆滞,节奏的不准确,速度的不稳定,乐句表达缺乏合理的规划和语气。这应该是学生在平时的练习中最容易忽略的问题,所以在演奏的过程中也暴露的最多。同非专业学习音乐的考生相比,这些问题在前来考试的各地音乐学院附中的孩子身上就会被处理的得当一些。总体上看,不论是附中的孩子,还是业余学习音乐的孩子中,都有极具音乐潜质的苗子。但是拥有这样的潜质,就更加应该在练习中,从科学的演奏方法出发,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

通常面试的演奏部分结束后,我们都会问学生一些问题,比如考试的曲目考生准备了多久,或者让考生从自己的角度来谈谈自己演奏中最需要提高的部分在哪里。从不同的回答中我能感觉到,孩子们在平常的练习当中可能需要更加高效的方式让他们能够在更短的练琴时间里获得更高的效率。同时,学生最想提高的部分往往并不是学生的弱项,有的时候甚至是学生的强项。音乐是一个综合的艺术表现形式,所以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不足并加以改善,会更大程度上提高孩子学习音乐的效率以及兴趣。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很多孩子可以很好的演奏他们准备的乐曲,却不能很好的完成音阶。这也许和平时练琴的时间分配有一定的关系,但从我的角度来看更多的是对基本的音阶训练不够重视并毫无目的性的练习造成的。还有的孩子在演奏两三首乐曲的时候会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演奏水平,这更多的是因为孩子在演奏技巧上还存在一定的缺失,以至于在完成某些的曲目的时候会带来瓶颈性的障碍。但需要提出的是,这些问题不仅仅出现在中国的孩子们身上,在国外的孩子们身上也同样的存在。这也是在如何改进管乐教学方式的课题中,需要教师和学生共同探索和进步的。
 

 

Violin faculty Julia Glenn with Clarinet faculty Xiangyu Zhou

Photo credit: Nick Corasaniti 

Violin faculty Julia Glenn performing with Xiangyu Zhou in Guangzhou.

 

关于演出:不同音乐意见和表演风格的碰撞

在每个地方的音乐会中,老师们都会合作带来不同的作品。与其说是为观众呈现,其实也是老师们互相交流的方式。好像金庸笔下的以武会友,老师们是以“乐”会友。天津茱莉亚学院的老师们有可能是全世界音乐院校中音乐背景最为丰富的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老师,带来了各自不同的音乐见解和表演风格。我从每个老师那里都听到了很多独到的音乐观点,这让我受益匪浅。这次全国巡回招生,也是第一次众多老师在一起合作。我能很明显地感觉到,从深圳的第一次亮相大家带有的陌生,到成都已经可以在舞台上建立起很好的信任感。短短的三周,已经使得整个教师团队很好地融为了一体。这让我非常的期待接下来和所有老师的合作。天津茱莉亚注重音乐中合作的艺术,也正因为有这些优秀的同事,让我非常期待在中国能够上演最高水准的古典室内乐作品。
 

关于大师课:不同的教学风格和教育理念带来新启发

我听了所有老师在八所不同城市的大师公开课。今后,可能我会要求我的学生旁听所有其他老师的公开课。不同的上课风格,不同的教育理念,都让我感触良多。即使不是自己的乐器,但每一节课都会让我有所收获,或印证自己的想法,或给自己新的启发。我敬佩每一位老师对于音乐教育的执着和一丝不苟。这让我身为他们中的一员而感到非常的自豪。在座的观众和参与公开课演奏的孩子们也一定深刻的体会到了老师们的认真和真诚。本着帮助学生解决问题的态度,每位老师的每一节课都让不同的学生当下便有了很大的进步。武汉的大师课让我印象深刻,笑晗会寻求我的参与,让我来演奏右手的部分,而让学生来弹左手的部分配合从而来寻求两只手相互合作的弹奏感觉。我想对于这个学生,已经不是平常老师说的想象中配合,而是实实在在的去配合我完成乐曲。这样直观的认知,会让他对于合作,对于音乐中的呼应得到最大的改变。而大概也只有在天津茱莉亚课堂中,学生才会有这样的机会。作为老师,看到学生的进步,能够帮助到前来上课的每一位学生,是非常大的欣慰。这也让我非常的享受这次为期三周的旅程。